您当前所处位置: 米胖旅游网 > 南京旅游 > 南京旅游攻略 > 游遍钟山风景区(14)-紫金主峰头陀岭

游遍钟山风景区(14)-紫金主峰头陀岭

http://www.mipang.com时间:2011-02-23  来源:米胖旅游网  点击:3812

梵衲岭是紫金山的主峰,海拔468米,公园就建于主峰之西,倚山而成,势成蜿蜒,故名梵衲岭公园,又称山顶公园。这里地势险峻,峭石壁立,风光绝佳,历代不少帝王将相、文人骚人来此寻幽探胜,留下了良多珍贵的遗迹。登高远眺,古城南京万千气象形象、沧桑巨变尽收眼底。景区内有闻名中外的紫金山天文台,历经沧桑的天堡城、江南第一弥勒佛坐像等众多胜迹。

梵衲岭主峰

为便利游人不雅参观览胜,中山陵园于1993年投资兴建了紫金山不雅参观索道,毗连紫金山天文台,直达山顶,成为钟山景区内的新景点之一。紫金山索道从承平门地堡城经紫金山天文台到梵衲岭,全长2350米,高差330米,是我国今朝最长的吊椅式索道。游人坐在吊椅上,悬浮在林海松涛之上,斑斓如画的山水和古城培植新貌忽隐忽现。不雅参观索道串联起地堡城、天文台、天堡城、梵衲岭等十余个景点,星星点点的秋色吊椅成为装点山色的一道流动的风光。

景区面积不年夜,但却别有一番情趣。弥勒年夜佛笑脸满面,任交往游人企盼,跪拜;不美观音池必是游人参拜之地,池前的喷香火可是不曾断过;白云亭建于梵衲岭峭壁巨石之上,置身其间,如悬空中,俯瞰南京山水,澄江如练,阡陌纵横;玄武湖明孝陵梅花山,红墙绿树,亭台楼榭尽收眼底;

远处那条白线就是长江

梵衲岭公园里有些破旧的滴水不美观音

亭东数米处是古梵衲寺遗址,江南第一年夜青铜弥勒佛趺坐其上,安闲安详。得一禅语“年夜肚能容,容全国难容之事;启齿便笑,笑全国好笑之人”

攀缘紫金山,到梵衲岭公园游览已成为南京苍生休闲健身的一项保留节目。紫金山是南京草木最为繁多的景区,一路行去,山中青山绿树,森林植被,空气清爽,柳绿桃红,让人感受好愉快。

对奕石雕

春天的紫金山,春色满园

紫金山可以说是南京的母亲山,因为她海拔不高,离南京的主城区很是近,所所以当地市平易近晨练爬山的好去向。曩昔苍生爬山,除不雅参观索道之外,斗劲随意,紫金山四周肆意选择。有的道路高卑不服,有的如履平地。

为了呵护森林和植被,此刻陵园打点局统一划定了6条线路爬山。这6条划定的线路分袂是:(一)樱驼村(煤气公司围墙北侧)—防火岗位—横穿紫金山北防火道—沿爬山道至山顶;(二)承平门(龙脖子)—天文台路—天文台—西马腰—沿爬山道至山顶;(三)承平门(龙脖子)—紫金山索道泊车场东侧职工食堂—西马腰—沿爬山道至山顶;(四)板仓街49号(打点局宿舍围墙东侧)—爬山道—地磁台—天文台路—天文台—西马腰—沿爬山道至山顶;(五)滑道游乐园、水榭路口—中山书院—沿爬山道经永慕庐至中马腰—山顶;(六)内环路东进口(马群北)—范鸿仙墓—东马腰—中马腰—山顶。

我们喜欢沿承平门到明孝陵之間一条“九曲十八彎”的路﹐老苍生俗稱“龙脖子路”。一路赏识风光旖旎的风光,一边是湖光山色,一边是巍峨古老而盘曲的城墙。沿着城墙一路向东,经廖仲恺墓到中山植物园……等处,或从天文台后面的小路穿过西玛腰达到梵衲岭公园,那儿那里情形清幽,非论走路仍是健身,都能呼吸到新奇的空气。

高峻的南京古城墙

可是山上各景点之间筑有步道相通,使人爬山探幽平添良多情趣,而且加倍平安,以酬报本。

梵衲岭上有承平天堂时代修建的两个主要军事要塞。天堡城在西峰山上,今紫金山天文台内,筑于峭壁之寂,可以俯瞰全城。地堡城在西峰山下、承平门外,炮台坚贞。上下呼应,易守难攻。1853年承平天堂建都南京后,在海拔267米的天堡峰峦顶和该峰西北麓龙脖子上,用当地坚硬的虎皮石,修建成壁垒森严的天堡城、地堡城两座军事要塞。作为承平天堂的计谋要地节制着东北标的目的尧化门,岔路口等以及东南标的目的麒麟门,上坊门等入侵之敌。承平天堂后期,承平军与湘军对垒,湘军亦是于1864年首先攻下天堡城后才攻下南京。天堡城现存西、南、东三面。何喷香凝与廖仲恺墓就在地堡城四周,这两个遗址已没有若干好多参不美观的价值了。

天堡城遗址

地堡城四周破旧的承平天堂石碑

相关旅游攻略

南京简介(转自百度知道)

南京简介(转自百度知道)
基本概况    南京(http://nanjing.ecitymap.cn/)是江苏省省辖市,古称金陵,简称宁,是江苏省省会。地处长江中下游平原东部苏皖两省交界处,江苏省西南部。东距上海市300余公里。介于北纬31°14′~32°37′,东经118°22′~119°14′之间。东邻镇江市,西邻安徽省马鞍山市、芜湖市,南接安徽宣城市,北连扬州市。地跨长江两岸,南北最大纵距140余公里,东西最大横距8
      阅读全文»

怀念南京的中山陵

坐公交车经过天坛公园的时候,非常碰巧地在门口处堵了一会儿车。耳机里刚刚好在播放柴可夫斯基的《如歌的行板》。缓慢流淌的音乐声引起了我的遐思。向车窗外看去,忽然发现自己视线的正前方就是天坛公园的正门,而且从这个角度,视线可以穿过林荫道一直看到大半个祈年殿。第一次去天坛公园玩应该是在很小的时候了。实际上我只去过一次。记忆中回音壁那全是人,根本无法验证那墙壁的回应效果。非常郁闷。祈年殿高大宏伟,美轮美奂。
      阅读全文»

南京,哀而不伤的城市

  去年10月黄金周,和密友梦迪一起去了南京。       也许是太忙,南京的游记竟然拖到了现在。过了大半年再来看南京,那种凄美的感觉却依然没变。不论是秦淮河畔的夜夜笙歌还是中山陵,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肃然都无法改变南京的气质,哀而不伤,乐而不淫。     南京是一个需要静下心去体味的城市,如果只是走马观花的看看总统府中山陵,以后留下的,只会是拥挤的人群和千篇一律的景点照片。过不了多久,就会淹没在记
      阅读全文»